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分析 >> 内容

恐惧交往的女生

作者:张勇 来源:武汉科技大学音乐治疗室 时间:2008/12/29 13:12:37

 

   

某大二学生小范(女),按照预约的时间来到原武汉科技大学医学院音乐减压室[现为武汉科技大学音乐治疗(减压)室]。该生身材瘦弱矮小,皮肤稍黑,面色十分憔悴,眼神中透露出忧郁和焦虑的情绪。经过交流,她觉得自己身边的同学(特别是同寝室的同学)都在和她作对,总感到很多人无论大事小事她们总是和自己过不去,别人心里容不下自己,自己心里也容不下别人,看到谁都烦……

    接着,我了解到,该生出生在一普通工人家庭,从小父母由于关系不和,经常矛盾激化而撕打在一起的场面,至今仍常常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在刚上小学的时候,父母离异,自己是在奶奶、爷爷的照顾下长大的,由于母爱(父爱)的缺失,给该生幼小的心灵上埋藏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从小学、中学养成了孤僻不和群的性格,总是感觉没有安全感,很自卑,不愿意和别人打交道。从小学时,一看到别人的父母来学校接送孩子,自己心里就想到自己的父母,感觉到自己没人疼爱和其他人不一样,就会很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生了孩子,又不尽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心理学研究发现,很多成年人出现的心理疾病,往往与儿童时期的成长经历有着密切的联系)。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埋藏在心里的孤独、伤心、自卑、怨恨由于没有及时得到充分的解决,对她的性格形成便产生了质的影响,导致目前出现的人际交往障碍,以致于严重影响到自己正常的学习和生活。

    针对小范的实际情况,结合她对音乐情绪的敏感程度,我为她制定了一个治疗方案。首先,我用音乐放松方法,让小范进入到前意识(即潜意识和意识相连的边缘状态)状态,接着在一组紧张、恐惧的音乐中,小范很快进入了音乐冥想:自己看到一个5、6岁的小女孩(实际上是她自己)在自己的房间躺在一张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后来,小女孩听到争吵的声音,她很害怕,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小女孩便起来去打开自己房间床头的台灯,可是,无论无何也打不开灯,她以为停电了,很恐惧。于是,自己慢慢的下了床,打开房门,这时她听到一间漆黑的房子里发出凄惨的救命声,小女孩吓坏了,大声叫妈妈,爸爸,无人答应。在黑暗中,她自己慢慢的来到发出声音的房屋门前,使劲的敲门,没有回应,从裂开的门缝里小女孩看到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原来是父亲把母亲反被着双手按倒在地上,正用右拳头狠狠的砸向母亲的头部,母亲一边拼命挣扎,一边痛苦的哭喊着救命……这时,小女孩感觉到自己要窒息了,浑身发抖,这时,我明显的观察到小苏躺在治疗床上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于是,我把音乐停了下来,告诉她放松自己的身体,想象一下自己现在躺着的地方,活动下自己的手脚,等她情绪稳定下来以后,我们结束了那次的治疗。

  在以后的第二、三次治疗中,小范在音乐产生的共感冥想中展现出了她在不同时期的烦恼经历,其中比较典型的冥想情景有:1、在音乐产生的情绪共鸣回应里,她重复了自己一次上实验课时的情绪感受,因为晚几分钟到实验室,结果手术实验台周边拥挤不堪,由于自己身高的原因,无法看到老师的示范,她愤怒极了,觉得同学们都很自私,老师也没有人情味,大家都忽视了自己的存在,这让她很悲观、很伤心(其实这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正是因为她存在的的心理障碍,才使得她对客观存在的合理事实现象赋予了主观上不合理的判定)。2、在音乐的冥想中,她十分讨厌音乐中运用不协和配器手法产生恐惧的音乐(尽管她不懂音乐配器原理,但,音乐中的那种不谐和情绪却对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让她感觉到了寝室同学对自己冷面孔的感觉,大家像躲避瘟神一样的刻意的孤立自己(由于和同学关系紧张,导致她感觉到自己被孤立后的实际恐惧),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对生活失去了兴趣,有一种生不如死的难受感,在这种痛苦感受的折磨里,她开始意识到再不能这样下去了,否则自己就会出事,并本能的释放出寻求解脱办法的强烈愿望。这时,我知道心理治疗可以进入关键环节了……

    在第四次的治疗过程中,我用了自己编排的一组叙事性、抒情的音乐,在我的暗示、引导下,小范的音乐冥想里加入了积极的自我寻求外援帮助的意识,她开始想到奶奶所给予自己的养育之恩,想到包括父母在内的亲人在自己学业上给予的物质、金钱上的支持,她提到了他们对自己在学业上所寄予的殷切期望,觉得自己现在很让他们失望,自己想尽快改变这种生活状态……第五次的治疗过程中,在音乐冥想里,她来到了一片茂密的森林,看到各色各样从未见过的树木,一种树木的粉红色的叶子透出一股奇异的芳香,她深吸一口气,感觉到树叶的清香随着血液的流动渗透到全身,感觉身体很舒服……听到树上的鸟叫声好像在唱歌,听着听着,自己的心情变得愉快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愉快、高兴之类的词),顺着鸟叫的声音走去,她来到了一条小溪流的旁边,看到清澈见底的流水里有几条活泼的红色的小鱼在游玩、戏耍,啊,原来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美妙的地方,看来人生还真有很多值得去欣赏的美景,她高兴的说道……

    在最后一次治疗结束前的讨论中,小范谈有了对人生意义的新的诠释,觉得自己应当在生活中学会用心去感悟、发现别人赋予自己的善良、友好和真诚,并让自己用心学会拥有这些真、善、美的东西,然后,再让自己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用自己的博爱去回报社会和他人……

在结束治疗一周后,小范打电话给我,她告诉我自己现在心情好多了,看待同学,看待事情不像以前那样恐惧了,感觉大家对自己的态度好象也转变了许多(其实,是因为她改变了与人相处的态度,变得友善了,所以别人才以同样的态度回馈自己),听她说了许多,我感觉她的确改变了,这种蜕变正是我所期望看到的。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 内容:
  • 关于本站 | 法律声明 | 服务条款 | 用户服务 | RSS | Google Sitemap

    Copyright @ 2008 武科大音乐治疗室 All Rights Resverved.

    Powered by 优唐设计 鄂ICP备08004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