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分析 >> 内容

表演焦虑的音乐治疗

作者: 来源:心理学课程集锦 时间:2009/4/3 15:01:24

 

 

 (一)关于音乐表演焦虑

    职业音乐表演家的表演焦虑,在很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都有研究。如美国路易斯• 莫恩特罗曾在报纸上撰文写道:“音乐家被告知是高风险职业的人,对有关压力的失调有敏感性。”“目前对交响乐和歌剧音乐家的国际会议的最新调查,48个管弦乐队76%的音乐家至少有一种涉及到表演压力的医学问题。”

为解决音乐表演家演出焦虑,一些国家不仅建立了一些专门的研究机构和医疗机构,还进入了音乐学院的课程。如1998年3月27日《音乐周报》刊登了刘嘉媛摘自《纽约时报》的报道:“1924年建立的美国朱莉亚音乐学院近期推出了新课,包括“克服表演紧张”和“亚历山大技巧”等。《日尔曼论坛报》1989年1月5日也报道过德累斯顿的一所学院里,音乐和舞台医学早已被纳入该院的研究和教学规划之中。2000年7月法国举办过暑期“大师班”开设有专门讲授名为“怯场控制”的课程。

    国内也有许多各方专家在这一领域进行过探索。1980年安定医院专家杨华渝大夫运用心理治疗的方法治好了首次出国获奖的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家的手。1988年文化部教育司召开了艺术医学会,推动了这方面的研讨,1991年中国音乐学院获准了文化部立项课题“音乐表演人员心理障碍的矫治”,1999年在中央音乐学院开设了“音乐治疗与舞台紧张的矫治和训练”的选课。

       (二)表演焦虑的音乐治疗

    本人从1991年开始了音乐表演人员演出焦虑的研究。带领我的学生对存在表演焦虑障碍的演奏员和大量的在校学生做了上百次的临床矫治,主要运用了音乐放松法和音乐想象疗法,使许多学生缓解了在舞台上考试或比赛的紧张情绪,从而得到了比较好的成绩,还使演奏员缓解了焦虑在音乐厅的演出能顺利进行。下面是选择的两各个案个人的治疗笔记、日记,可以体现对他们的治疗效果。

俞××

    本人接受治疗的笔记

    1997年7月9日

    昨天张老师给我进行了第一次心理治疗,其中包括两项内容:①颠峰训练(高峰体验)②催眠术。颠峰训练让我回忆过去最令我兴奋让(和)我觉得骄傲的事情。我回忆了过去二件事情:一是“一次成功的汇报”;二是“一次精彩的比赛”。回忆过程中虽然对当时的情景有些淡忘,但还是另我很兴奋,心情很愉快,而且很愿意回忆和讲述这两件事。在这之后张老师给我进行了催眠术,感觉好极了,当我放松入静以后,几乎完全不由自主地按照张老师讲的去做,而且放松的程度比我以前自己练气功时要深,浑身暖融融的感觉,虽然短短的十几分钟,但给为感觉很长时间,而且做完有一种非常轻松愉快之感。

回家后当天晚上我自己听着我当年那次业务汇报的录音,又进行了一次颠峰训练,感觉很好,我努力回忆当时演奏的感觉,觉得当时的心理状态很好几乎完全投入到音乐当中去了,而且自信心很强,演奏也有一定水平,确实是我一生中令我骄傲的一刻。在这之后我又听了瑜珈音乐,进行了一次放松训练,其感觉和过去有些不同,放松的程度比过去要快、要深,更加舒服,但额头和眉心处还是有发紧的感觉。而且昨晚入睡还是很慢,大约二小时左右,但心情很平静。

 

     1997年7月10日

     昨天张老师给我做了第二次心理治疗,开设还是让我再做一次高峰体验,内容还是“一次成功的业务汇报”。这次我自我感觉比前一次更好,把许多当时的感觉都调动出来了,兴奋的程度也更深一些。使我体会到以后拉琴的时候应该把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如何表现音乐当中去。要更多的自我享受,自我欣赏。

后来张老师又给我进行了催眠术,并针对我的具体情况,如紧张失眠,加入一些暗示。在我深度放松时张老师告诉我让我每天早上要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说:我为自己感到骄傲,我很有毅力,我有能力演奏好。连续说三遍。接下来又告诉(暗示)我在晚上11点半时我感到非常困倦,我的眼睛感到很涩。这些话提示完后,我的脑海里不自觉地还在出现这几句话。整个催眠过程我还是感到很轻松愉快,很舒服。当晚11点半我上床睡觉暗示自己很困倦,眼睛很涩,自我感觉比平时要浓一些,但不能够马上睡着。接下来我开始做放松体会额(头)有清凉的感觉,好像额头有凉气出来,感觉很明显。但后来还是有发紧的感觉,后来慢慢又好一些了,昨晚的睡眠比原来稍好一些。

 

    一次成功的业务汇报

    那是在1982年的冬天,团里举行了一次业务汇报,这次业务汇报的意义对每个人来说非同寻常,对我来说更是如此,团里面临整编要精简人员,我又是手坏四年后的第一次公开亮相。但当时我信心十足,因为这四年里我拚命练琴,虽然我右手坏了有残疾,但我不服输,手刚坏的时候,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给我判了“死刑”,认为我不可能再拉小提琴。但后来通过想办法和苦练我返回了舞台,但我觉得只是应付工作还远远不够,我一定要演奏得像正常人一样好,甚至比他们更好。而且团里面临整编我是首当其冲被考虑的对象。那么我要用事实来证明我还是业务骨干,(那么)这次业务汇报我是选了一首难度很大的曲目勃拉姆斯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乐曲长达21分钟。另外我又选了一首巴赫无伴奏奏鸣曲中的一段约5分钟。全部演奏都是背谱。那天晚上来听的人很多,团里的全部领导乐队全体还有其它一些观众。当时我心里也确实有些紧张,为了避免紧张以及上台后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我事先把全部演奏过程先预想一遍。那天恰巧我的钢琴伴奏由于种种原因来的很玩,着实让我忙乱了一阵,但在上台前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终于我马上就要上场了,此刻的心情很复杂,又紧张又兴奋,又有强烈的表现欲。又怕拉不好,又不知上台后状态会怎样。上台后台上的灯光很亮,只觉得台下有黑压压一片观众。心里稍有紧张的感觉,这时我想别管那么多了,我很从容的和钢琴对了一下音,对完了音安静了片刻,慢慢拿起了琴和弓,闭上眼睛,开始演奏巴赫无伴奏。当时觉得演奏很自如,状态良好,拉到后半段时出现了一点小错误,我也不管它,继续演奏,没有中断,基本完整地拉完了这首曲子。接下来就要演奏这首我为之兴奋的勃拉姆斯协奏曲,这首乐曲我特别喜欢,当时我觉得它非常符合我的个性。这首曲子的气势很大,难度也很高。(这首曲子刚出版时很多提琴家认为是不可能演奏的曲子)钢琴先弱进前奏,此时我努力让我自己进入音乐,钢琴的前奏越来越强,越来越激烈,我的情绪也越来越兴奋,越来越想演奏这首曲子,这时我很肯定的奏出了第一个和弦,接下来我很从容不迫地往下演奏,而且还是闭着眼睛聆听自己的演奏,欣赏自己的演奏,内心的情绪也跟着音乐起伏。此时此刻好像忘了前面还有观众,好像整个世界只有我和音乐的存在。但有时还有回到现实中的感觉,也时而有紧张的感觉出现,但和我演奏的音乐相比,它们显得太渺小了,大部分时间我还是陶醉在我的音乐里。此时钢琴在一大段间奏后突然停止,到了我演奏华彩乐段的时候,这段华彩特别难,但在当时对我来说没有任何负担。虽然有些和弦的音准不够好,但整个华彩乐段我拉的很完整,难的几个乐句我拉得非常漂亮,无可挑剔。为此我满意极了。整个乐曲的结尾很辉煌,我和钢琴配合的也很好,最后在一个非常强的和弦上结束。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有人不自觉地大喊了一声“好”,真是让我兴奋不已。整个业务汇报结束后大家都公认我是最好的一个,甚至有人说我可以上独奏。领导对我的演奏也很满意。为此更加稳固的确立了我在乐团的位置,这真是令我终身难忘的一次演奏。

 

    1997年7月13日

    7月13日张老师给我进行了第三次治疗。主要内容是在催眠后的状态下进行高峰体验。在我进入半睡眠状态后,张老师引导我进入了十五年前的那次业务汇报的情景中。我自己也感到自己又回到二十六岁,有一种朝气蓬勃积极向上浑身充满活力的感觉,很兴奋。当钢琴前奏出现时我浑身热血沸腾,演奏欲望极其强烈。后来我就随着听当时的录音,好像又回到那年我自己演奏时的心理状态,我情绪也跟着音乐的起伏而起伏。而且好像脱离了现实空间,好像人真的在当时演奏的排练厅里。整个录音放完后我的兴奋情绪又持续了一段时间,很为自己感到骄傲,后来张老师又引导我慢慢地回到现实中来,让我慢慢入静想象各种美好的情景。感受最深的是躺在海滩上听到海浪起伏的水声及海鸥的鸣叫声,身旁有一个美丽的少女在弹奏竖琴,此时此刻的感觉非常舒服,很享受,清醒后心情非常舒畅、愉快。这次体验做得非常成功。回来后心里总有一种回味无穷的感觉,这种感觉持续的时间很长,一直到第二天下午。

    第二天下午和二位同事去电台录音,在等候的期间大家在一起聊天,有人说了一句年底要搞业务汇报我突然感到头脑紧了一下。紧接着就有紧张的感觉,出现,整个录音过程都有这种感觉,有时有一种失控的现象,但整个演奏还可以控制住。录完音后心里还是感觉紧张,并为第二天的演出感到担心。当晚给张老师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张老师告诉我不必担心,这是正常现象,这种现象有利于今后的治疗。并让我再出现这种情况时默念“忍受痛苦,为所当为”。

 

    7月15日

    第二天早晨起来后还是时而有紧张的情况出现,上午排练时开始好转,下午演出情况良好。第二天的演出和星期音乐会都没有出现问题。这几天的心情也比较平稳,没有紧张的感觉出现。而且通过治疗后我的睡眠有明显的改善,入睡比以前快多了,睡眠质量也好多了。

 

附:本人自测心律记录

    平时:60-65/分钟

    紧张时心动过速,7月11日达:90-130/分钟 。伴有头部发紧,疲惫,拉琴手抖。

      治疗后7月18日:64/分钟。

 

      音乐学院教育系学生的治疗笔记(摘录)

      该学生在1999年4月被选拔作为学院3个选手之一去参加同年11月在广州举办的“珠江杯全国高等院校音乐教育专业学生基本功比赛”。从系里通知下达后她就开始紧张,暑假出现了严重的神经性头痛,为此家长曾想向学院提出换别人去参加比赛。但接受了两个月的音乐治疗后,她的表演焦虑得到了明显的缓解,并在比赛中获得了一个全能奖(全能三等奖),两个单项奖(自弹自唱第四名,指挥第五名)共三个奖项的好成绩。下面是她写的治疗体会笔记的摘录:

  

 ……这次比赛设及的范围很广,多达十几门课程,而且备战期长达半年之久。院领导和老师们对我寄托的希望很大,给我心理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情绪上焦虑不安,精神高度紧张。导致身体不适,睡眠不好,引起了严重的头痛,使学习无法正常进行。

    一个偶然机会我得知音乐治疗能帮助演奏者消除超过一定范围的恐惧心理,于是我求助于音乐治疗的张老师。……首先,张老师给了我几份心理测试表,让我根据自己情况如实填写;其次,张老师帮我分析了这些心理压力的来源;第三,给我提出了个建议:①张老师让我为备赛前的准备期间做一个计划,②建议我从认知上提高,要我对获奖与否不要看的太重,可把此当成心理素质锻炼的好机会。③最有用的要属第3个建议了,即接受音乐治疗。

张老师给我转录了一分用来治疗的音乐(瑜珈音乐),还让我把比赛的曲目用磁带录下来,这样就可以进行音乐治疗了。(我采用的是音乐放松和音乐心理意象训练技术—作者注)

    过程是这样的:第一步是在一间舒适的房间里,躺在床上,两手放在身体两侧,音响放着瑜珈放松音乐。我随着提示语,头脑里想象着:“平湖如镜,一只美丽的白天鹅掠过湖面。”渐渐地我似睡非睡,似梦非梦 ……。听完瑜珈音乐,张老师把我演奏的那份磁带放入卡座进行第二步。张老师给我提示:“ 现在你正信心百倍的走入赛场,走向钢琴,你坐下了。想象你穿着什么样的裙子,想象得越具体越好,手碰到裙子的感觉,什么质地?什么颜色?你抬起手放在钢琴上,手触摸琴键的感觉。”这时老师放出我演奏的钢琴曲,并说“想象现在弹出的就是你比赛时弹的。”我的手好像真的在动,好像真的在弹。两首曲子结束后,张老师又说话了:“这次比赛,你的两首独奏曲弹得非常完整,非常精彩,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张老师让我把这个程序一天做两遍,是为了让它形成一个自动化的过程,即在完全放松的状态下演奏钢琴,我按照张老师给我的建议做了,并且一直到广州赛场上台前。所以演奏时状态很好,演奏的很完整,比平时还好。

    音乐治疗在我参赛期间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比赛的五个项目要在四天完成,有时一天就有两项甚至三项,大脑处于高度紧张。平时我的睡眠就不好,总害怕睡不着,更别说这次比赛期间在那种紧张气氛下了。幸亏有音乐治疗,每次我都是在放松音乐的陪伴下睡着的,即使是没有太多休息时间,只要听上一会儿,都会感到精力充沛。

    所以我要说,我能取得这些好成绩,要感谢音乐治疗,感谢张老师。没有张老师的指导,没有音乐治疗的辅佐,我都无法想象怎样度过这次比赛。音乐治疗在我以后的舞台生活中还会继续发挥它的作用。

     来源:中国心理学家大会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 内容:
  • 关于本站 | 法律声明 | 服务条款 | 用户服务 | RSS | Google Sitemap

    Copyright @ 2008 武科大音乐治疗室 All Rights Resverved.

    Powered by 优唐设计 鄂ICP备08004247号